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可中国——汉文化重建博客

看世界 读中国 品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4,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但晚餐有可能  

2007-04-21 03:36:07|  分类: 马可中国的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但晚餐有可能

——一个华语导游的咏叹(4)

马可中国

 

这场“风波”平息后不到10分钟,我已经坐在中国城餐馆后花园的休闲椅上,静静等待这次即将开始的挑战。平时带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难得和老板交流几句。这次有了时间,对金老板也就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金老板老家在上海,也是阴差阳错来到欧洲。刚来时像很多华人一样生活在最底层,靠打工谋生,最惨的时候还差点儿送了命。后来总算攒了点钱,租下了这家餐馆。

开始的时候,餐馆的生意也就是勉强凑和。没想到这几年中国到欧洲的团队摩肩接踵,也就带来了不习惯西餐的中国胃,饭店生意立即火了起来。

淡季的时候还好说,旺季的时候餐馆门口干脆排起长队。好在旅游餐都是固定套餐,后厨备足原料,提前加工好的熟食。团队到了,五分钟,十几桌立即上齐。

咱中国人吃饭快,人多了二十分钟就站起来,人少也是三十分钟就擦嘴剔牙走人。排队吃饭不需要多少时间,难的是排队上卫生间。餐馆卫生间泊位都不多,一般男女都分别只有一个位置。

如今,金老板和很多经营旅游餐的中餐馆老板一样,早已出资将自己的餐馆盘了下来。而他自己依然每天盯后厨看茶水,跑前跑后。

客人如果吃得差了一点、服务跟不上,马上门前就冷清,市场竞争激烈啊!

他也和欧洲人一样,不习惯让人家叫自己老板。

其实,老板是谁?老板就是比别人更忙更累的人!赚大钱赔大钱吃大苦受大累的都是你,没有什么可神气的呀?

 

你就是邓奇吧?

没多久,我就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。

一位背着皮包、脸色灰灰的人走进后花园,不用说,他就是朱导。

导游嘛,就是这个样子:小包背背,小旗挥挥,小脸黑黑,前面催催,后面推推。背包是导游的重要标志,包里面当然是行程和费用,丢了包全团就玩不转了。

老导游习惯包不离身,自己的包如果真丢了,那就叫真丢人!

导游每天风吹日晒,地中海的阳光又格外厉害,脸不黑的不多。导游找导游,单看包和脸,就一认一个准。导游在团上碰见,有时间聊聊,交流一点经验;没时间笑笑,这次擦肩而过,下次再见面就是老相识了;

不过,见了面我才发现,这位朱导以前见过多次,也住在罗马。大家平时打个招呼,留电话也不一定记得住。罗马华语导游200多位,各带各的团,为不同旅行社工作,也就十几位算是互相认识。论起资历,人家至少带团时间比他还长。

这下我可解彻底脱了。来,我介绍一下,这位是领队洪刚先生!

朱白显然有点强颜欢笑。

你好!我是邓奇。

怎么?咱这个团还有领队?我多少又吃了一惊!

按正常操作,一个团应当是领队带团,每到一地请当地导游(地陪)讲解。

前些年中国的公务团组刚刚走出国门,各地常识基本不了解,各种外语基本不会讲,境外导游基本不敢信,所以领队肯定是少不了要配上一个的。

现在好了,一个团有一两位会讲英语也是常有的。我们也知道欧洲啦、美国啦,没那么复杂。再说了,境外的华语导游也是中国人嘛,在国外不但没学坏,反而更爱国了。为了降低费用,干脆一个境外或者国内导游一带到底,行程也完成得很好。

这样,近一二年配有领队的团已经不多见了。

换句话说,过去有领队团好带,现在有领队的团带好了难。因为至少说明由领队的团缺乏对国外的了解,思想上会有点问题,这样团客人要求比较多,导游也就难带了。

对,有领队。洪哥们绝对好,这个团发生什么是他都知道。对了,建筑你了不了解?你的下一段还有个酒窖——

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导游一定要懂建筑吗?这个团需要懂建筑,那个团需要懂音乐,下一团需要懂文学,有几个人做得了导游?

我索性把满脑子的疑问和盘托出:一个团要是好带,几乎都一样,客人通一点情,达一点理就齐了;如果不好带,那可就是千差万别了。因为你很难搞清楚症结到底在哪,导游们来了又走了,一两个接力棒都传不到底也是常有的。

反正我认为这帮人太难伺候了,我干了十年领队都没遇见过,就拜托你老兄了!

领队洪刚依旧面不改“色”,神情有点沮丧——看来,这位老兄也跟着受苦了。

米兰最简单了吧,谁在米兰翻过船?在米兰,我带大家看古堡、教堂、看歌剧院。可团组突然提出要看某某某大师设计的作品。我一个也不知道啊?

朱白详解开头难!

不过朱哥们,领队也在这儿,我说话你别介意,你提前作过准备吗?

我这句话也许不该问,但若我确实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你说我能不准备吗?问题是他们手里的行程和我的不一样。他们的行程上面还真有四个设计师的名字,这四个人的名字我都没听过,我上哪找他们的什么建筑师的什么建筑作品啊?

你的行程和他们的不一样?

我还真搞不懂了,怎么回呢?

我解释一下,这个团行程中有很多建筑专业的东西,旅行社提前联系了很多导游,大家都不敢接。最后旅行社只好和组团单位的领导说明了情况,领导也表示理解,毕竟这是在国外。这样,朱导手里的行程里就没有这几项,团组也接到了通知。结果全团在米兰街上就炸了锅,怎么解释就是不满意。这几天都是这样,我也觉得跟他们讲不出个道理!

领队洪刚插话了,朱导也就不需要亲自说什么了。

我这时才想起来,自己手里的行程只有7天时间。

等到他从领队和朱导手里看到行程完全版的时候,才发现:米兰还真有四五个建筑大师和他们的作品的名字,一半中文一半英文。有两个只写了设计师的中文名字,要找到这些建筑,恐怕就得上建筑学院找教授去咨询!

这属于一次比较专业的公务活动,客人应当提供详细的地址或联络方式。如果是我先上团,这些地方我也不知道。不过,团组可能还没有转过来弯来。他们可能忘了,现在我们是外国人,适当解释解释可能会好一些。

我无意评价朱导,只是想找到带好团的可能。

可我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啊。第一天接到传真,第二天就上团,傍晚进酒店,早晨一参观,立即就玩完。没办法,我当场就宣布下团,不要说我这个说那个,我不干了还不行吗?

这两天缓和了一点吗?

我希望从他们的言谈中找到一点,哪怕是一丁点儿新的希望。

缓和?你还想缓和?当天一耽搁,维罗纳就没有去成。等到了威尼斯,他们一听说没有住在岛上,又炸了锅,今天干脆自己上岛找酒店住上了。

什么?客人现在不在餐厅?

如果客人住在岛上,就不可能出岛吃饭。也就是说,今晚无法和客人见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不在餐厅了,午餐晚餐他们全部自理。岛外的房子退不了,他们还想叫我付今晚的房费,我哪有钱付啊?

不过这回他们总算没有难为我,人都要下团了,总的讲究一点吧?你看吧,他们回国后,旅行社麻烦事少不的!

哎呀,赶了一天的路,只见到领队和导游,整个团组还不识庐山真面目,好消息没有,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!

好了,朱导,别上火。咱们干导游的,什么麽样的事没有经历过?

我虽然嘴上这样说,可自己的心里早已经有点害怕了。你就是有李H志那两下子,能把团组每个人的脑子都给洗了,那也得需要几天时间吧?而剩下的行程满打满算也只有短短的7天时间,谁知道这7天之中还会发生什么事儿呢?

况且,咱自己有两个景点还没着落呢,等着找罐子拔吧!

 

不管怎么说也得吃饭。心里有许多未知数的我、万分伤感的朱导和失去信心的洪刚,以及紧张兮兮的老司机罗伯特先生,一起坐到了餐桌边,享受着聚首与分离的晚饭,真有点“最后的晚餐”的苍凉。

金老板已经安排好了一大桌子,可四个人都有心事,哪还有什么胃口?

不管怎么说司机和导游在餐馆还是有点面子的,毕竟去哪家餐馆就餐他们往往会有点自主权。所以,尽管市场竞争开始出现了,团餐的价格也是一降再降,餐馆利薄如纸,但司机和导游的餐费一直是免的(因为客人的团费里面,也压根儿就没有包含司导的)。即使想喝点饮料,点点儿想吃的也是可以的。

但是,团队若不在,司导就歇菜,服务员不敢理,老板看见你,也觉得不痛快。

此一时彼一时,最好还是别找不痛快!

吃完饭,大家几乎同时想到了付账的事儿。这样有聚有散的,总不能AA制吧?钱不多,但是三四十欧元总还是有的,也不算少。朱导掏腰包,洪刚摸口袋,司机摸脑袋——他要付也付不起呀?我说大家都别动,跟朱导送别,让洪刚宽心,为司机合作,论哪一条都该我付!

大家看我说得头头是道,也就不争了。金老板刚好走过来,两手一摆:一顿饭嘛,都不要付了,算我的。洪刚、朱导还是老乡,大家也都是朋友嘛!饱经沧桑的人,心地豁达,说得干脆,大家也就只有说谢谢得份了。

GRAZIE(谢谢)!GRAZIE!罗伯特激动得几乎要蹦了起来。

免费的晚餐,让大家惨兮兮的心情有了一点珍贵的激动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