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可中国——汉文化重建博客

看世界 读中国 品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3,关键时刻,也许我们应当少一点无知和虚伪  

2007-05-17 05:46:05|  分类: 马可中国的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关键时刻,也许我们应当少一点无知和虚伪

——一个华语导游的咏叹(13)

马可中国

 

邓导,快看,有人抽烟了。

放下电话,听到有人在大声喊我。这声音,在几乎悄无声息的事故现场显得格外大,是团长王斌。

其实,我已经注意到车头前一位女救护队员掏出了一根香烟,正准备点上。她包扎完受重伤的姑娘,正好稍稍休息。可是她没有注意,自己就站在有油渍的路面。

我冲王斌摆了摆手,事情没那么严重吧?

邓导,快告诉她把烟掐了,起火了我们怎么办?

王斌的声音更大了。

本来我已经向那位抽烟的女士移动脚步,忽觉心里一阵恶心:有这么可怕吗?车头车尾两辆消防车,就是起火又能怎样?

邓导!邓- - -

就在王斌又一声大喊的同时,那位女士已经在同事的提醒下迅速把烟掐了,也就把王斌的喊声掐断了。

真是的,即使有危险,也不一定需要我们来提醒呀!

导游面对各种无法忍受的举动,会有两种反应,一是沉默一是笑。遇到不文明举动,会笑;遇到不可思议的提问,一笑了之。

此时此刻还真哭笑不得——我们中国人就这么怕死吗?

我已经有点说不出话的感觉了,但还得硬着头皮,走向汽车。向大家通报一下最新情况。

 

什么?我们还得等4个小时啊?这么长时间啊?

我刚说完,车上立即七嘴八舌议论起来。

出了这么大事故,还有好议论的吗?

这里距佛罗伦萨还有多远?团长问。

至少80公里左右的样子。从圣马利诺道佛罗伦萨150公里,我们走了一多半了。

那我们自己走到佛洛伦萨算了?还是王斌。

这个问题恐怕我不需要回答,怎么能走着去呢?

这次下团,得好好查查字典对莫名其妙实怎么解释的。

反正得等这么长时间,我们就走路去!这回不仅是王斌在喊,竟然有4、5个人跟着附会,简直马上就要下车的样子。

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?我几乎要喊起来。

你们算没算过,80公里要走多长时间,就算大家体力没问题,天亮能不能到?

你们大家再看看,路边有没有人行道?我们步行出了危险怎么办?

不会有危险吧!有什么危险?胡子在说。

好,如果大家集体同意步行,我和领队也拦不住十几号人。

这样,虽然我已经告诉大家要下团,但大家出了问题我现在还是有责任的。

大家要步行,可以。给我签个字,说明这是你们自己的决定就可以了。

前面的警察会不会拦你们,你们到了佛罗伦萨能不能找到酒店我不知道,也顾不了。

我和领队是不会冒险步行的,也不会支持大家把玩笑搞得太大了。

那我们也不能等这么长时间啊?要是冬天还不得冻死!

还是胡子。他这么一说,车上有纷纷扬扬起来。

各位!我不自觉把女士先生都省掉了。

我觉得大家还是设身处地地思考一下再说话比较好。

我说过遇到问题不讨论不争论。现在大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完全可以用沉默来回应,除了沉默还能说什么?但是我还是想再尽点责任说两句。你们说,警察是干什么的,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?警察处理完事故会一走了之,把十几号人留在山上,听任你们不饿死也得冻死吗?

哪个国家的警察会这么做?中国的警察这么干过吗?

另外,我相信大家比我更有同情心,大家也看到了,现在一位小伙子已经死了,另一人生死不明。意大利人都在忙着进行抢救和处理善后,如此重大事故还在处理之中,我们在这里如此急着离开,是不是有点不尽人情?

要知道我们每个人可都是当事人之一啊!并且我已经跟大家说了,我们能不能走,还要看警察的。我现在还在担心是不是我们今晚是否要去警察局过夜。我们所能做的并且应该做的,只有在这里静静地等待,等警察处理,等来接我们的大客车。

这里是国外,可以不要人格,但不能不要国格。

我们每个人代表的只是是他自己,还有,我们的祖国!

大家听明白了吗?如果大家还没听懂,请恕我这个已经决定下团的导游不负责任了,因为我负不了责任,大家好像也不需要我负责任。我的话讲完了,如果大家还就无聊的话题往下进行,本人绝对不会再说一句话。

我越说越激动,说心里话,出事前他提出下团后,曾后悔了一阵子。大家对自己没什么意见,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不是有点冲动?

现在看来,当时即使是有点冲动,也是无意中做对了!

大家静一静,听我说两句。

是洪刚。他终于忍不住了。车上终于静下来了。

虽然不到一天,大家觉得邓导怎么样?有句话我想告诉邓导,还没来得及:邓导是我当了10年领队遇到最好的导游。

事故还没有结束,邓导要应付的事还很多,我们在这里说什么也只能是添乱。

一切都处理完了之后该怎么办,咱们也得听导游的,因为我们现在是在国外。我也无法多说,再说什么我自己都觉得没有味道了。

对对,听导游的。李总首先发出声音,王斌也附和着。

我开门下了车,走向已经开始同警察讲话的罗伯特---  ---

 

那个姑娘和小伙子先后被抬上同一辆救护车。接着,救护车一辆开走了,交通也开始慢慢恢复。消防车司机在征求警察的同意,让罗伯特试着发动汽车,离开有油渍的地段。

随即,消防车也开走了,只剩下两辆警车。

警察开始做记录,我凑过去,几次想说什么,都被罗伯特制止了。眼看一切就要结束了,我再次硬着头皮找警察,即使不为全团客人,仅为可怜的罗伯特我也得这么做啊!

警察听完我的复述笑了,指指文件、相机和眼睛:难道我们还不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吗?旁边一位年长的警察搞清了我的身份后,就记下了我的拘留证号码,又要了一份客人名单,然后让我在现场记录文件上签了字,就结束了笔录。

 

怎么样?罗伯特先生,你没事吧?我关切地问老罗。

今晚我得跟警察走,具体还不清楚。罗伯特双手一摊,脸上的笑很勉强。

别担心,不会有事的。

哎,我的心太难受了,已经死了一个人,怎么处理我都行。

太阳已经落山了,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钟。离事故发生,已经过了4个多小时过去了,现场只剩下一辆警车。我没心情回到车上,索性不着边际地和罗伯特聊上几句,以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罗伯特的紧张和难过是毫无掩饰的,当时大呼一口气,发出长长的叹息,两只胳膊不时用力甩动一下,以意大利人的方式表示无奈。

自己的父母相继出世时,我想哭都没有哭出来。今天看见救援的场景,老罗的心情、团里的表现,眼里一阵发酸,泪水简直就要涌出来。

 

邓导,我们可以走了吗?

不知不觉洪刚站在他旁边,不用问肯定车上又着急了。

可以走,车还有2个小时就到。我擦了一下眼,就觉得手上湿漉漉的。

你今天一点错都没有,我可以证明。咱们到酒店再聊!

洪刚拍拍他的肩膀,他让我留在原地,自己走向车上的人通报。

 

大家有人想上厕所怎么办?过了一会,洪刚又折回来。

这样吧,你把特别需要上厕所的人马上过来。

很快有人从车上陆续下来,足足有十几位,大家也确实憋得够呛。

看见没有,路边有个小道下去走不远就可以临时方便一下。

你这不是让我们随地大小便吗?

这能行吗?又有人议论。

请注意,这里是野外,没有厕所,也没有随地大小便的问题。

我已经观察过了,这小道不是山路,而是内急的人踩出来的,刚才就有救援队员下去。好了,大家认为我说的对就请下去。

前面走多远有服务区?李总在问。

大家不要想得太多,车还有两个小时才能到,也可能到不了。欧洲人是很实际的,这样做也是实事求是,没有人会笑话你!

正说着,一位警察从小道下去了,在大家可以看见的地方就方便了起来。

警察走后,大家才一个个陆续下去。

最后下去的是两位女士!

 

新的司机终于到了,果然迟到了两个小时。等行李装完后,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。

罗伯特含泪和大家一一握手告别。

就在挥手的一瞬间,我才明白为什么车都拖走了,警察还没走。因为他们不仅是要要在团队走后,才会给罗伯特戴上手铐。

是否违法那是法庭的事。如此重大事故,程序得走,但一定要给可能是无辜的罗伯特留一点做人的尊严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