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可中国——汉文化重建博客

看世界 读中国 品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4,你总是心太软,还是心太硬?  

2007-05-19 04:52:05|  分类: 马可中国的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 你总是心太软,还是心太硬?

  ——一个华语导游的咏叹(14)

马可中国

 

哎!汽车终于发动了,团队终于再次起程。我的心情从未如此的沉重!

到佛罗伦萨还有多远?

我刚想静一会儿,就听见团长王斌在发问。

每个团往往都会有人问题太多,张嘴就问。一个团导游往往要被问N次,问得导游发神经。

大家今晚吃中餐还是意大利餐?

没等我回答,王斌又想转移话题。还有心思研究吃饭吗?

吃西餐,吃西餐!咱们每天不都是一顿中餐一顿西餐的吗?

我回头望了一眼,讲话的是胡子。他讲得没错呀,也应当这么办!可今天现在这么晚了,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故,还要按常规出牌吗?

对对对!就不要改了。咱们跟邓导商量商量是先找酒店还是先吃西餐?让邓导帮安排好了!

对对!邓导,你看我们怎么办好?王斌再次发话。

各位,希望大家听我说几句话好吗?我一般很少称客人为领导。你这样称呼会让他们造成错觉,以为自己在国外还是高高在上的领导,不留神就会摆起官架子。团队在境外,团里只有一个领导,那就是导游;另外,你如果整天把领导挂在嘴边,客人反倒有点反感——叫我领导得人多的是,不缺你多叫一句。你和我身边的人都一样,都是奴才相。

没关系,没关系!团员们好象感觉出了我用词上的微妙变化。

好,那我就说了。我的嗓子讲了一天没什么变化,但现在我已经说不出话了。这一天我个人感觉是经历了太多的变数,还有一个重大的事故。要知道这种事故在意大利并不多见,一个活生生的小伙子就这样离开了美好的人间,也带走了他和那位姑娘的纯真爱情或友情。那么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事故发生后的一切,看到欧洲人在事故发生后是怎么做的,无论是普通人还是警察。

对对对,我们都很感动。

可能大家还不知道,为什么来了一架直升飞机吧?

对呀!直升飞机来干什么?

因为救护人员发现小伙子伤势太重,请示警方出动直升飞机来支援,只要有一线希望,就立即把他送到附近条件最好的医院。

是吗?

遗憾的是,这时小伙子已经没有意识了。我倒觉得这也没什么值得惊奇的。如果事故发生在我们的国家。也会是这样,只要附近的城市有直升飞机。

这样的事故我也是第一次经历。对我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震撼。欧洲人在紧急关头自觉采取行动和对生命的珍视是很令人感动的。

当时罗伯特的样子很糟糕,但既不是慌张也不是害怕:大家都看见了,他的责任很小。他只是因为自己也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和现场的两个一般大,甚至个头也差不多,你们说他能不伤心吗?现在我们是离开了现场,罗伯特呢?将被警察带走,今晚他将留在警察局,惟有孤单与伤心与他相伴。

警察肯定会等我们离开后才走,我没有说错吧?

还有一点,警察不可能让我们看见罗伯特被带上手铐或被带走,他们也要为这位可能没有犯罪的人保留一份尊严。

欧洲就是这样,尊重在一切有可能的地方,谁都会自觉的尽可能的去做。

大家在欧洲的时间不多,我认为你们大家有任何想法和要求都是正常的,我也有责任和义务帮大家实现。但是,要首先听导游的意见和建议,否则你们的想法可能不切合实际,根本无法实现。

现在我们距佛罗伦萨还有将近80公里,天黑了,路况怎么样大家也都可以看见。

现在可以说,我们连几点到都不知道。可能是10点,也可能是11点,甚至更晚。我相信大家不会有什么心情来享受什么美味,也没有什么时间去换酒店。现在,我的安排是去最近的地方去吃中餐,然后去预定的酒店。

即使是这样,我们12点钟能找到酒店就不错了。

行,听导游的,吃中餐,不换酒店。

李总表态挺快。车上得人也纷纷从梦中醒来,纷纷表示同意。

非常感谢大家,我终于听到了让导游感动的声音。听导游的!

我已经提示过大家,旅行社不可能对欧洲的什么都知道,任何一个团队的观光客人也不可能比导游知道的更多。所以“听导游的”就是最接近正确的选择,也是唯一的选择。

现在我们换了新车、新司机,前面的路比走过的更险峻,我就不多讲了。大家也好好休息一会儿,能睡一觉更好,到饭店我再叫大家。

 

做团餐的中餐馆一般晚上六点钟开门,九点就没多少客人了,十点就关门大吉了。我和佛罗伦萨北郊王国饭店的老板算是老相识了。

接到我的电话,老板就表态了:行,你邓导几点来我都等你!

其实,老板能叫出名字的导游不多,其实这都是我有意识“训练”出来的,每次拿起电话就自报家门:你好,我是罗马邓奇!反复多次,强化记忆,这样也方便沟通。有时一忙忘了结帐人走了,老板也不忙不急!邓导的团没事儿,下次补齐!

华语导游要得就是个人品牌和信誉!

那一个漫长的夜晚,路也格外的漫长。100公里的路,足足走了两个半小时。过了十点我想应当通知餐馆要迟一些到,电话竟然没有人接;再拨,还是没有人接!

饭店不会关门了吧?11点接近市郊,交通拥挤,车开得很慢,再给酒店打电话依旧打不通。我真的有点发毛了,打不通就连续的拨,再找餐馆也来不及了。

听筒是终于传来老板的声音:放心吧!我们谁不等还能不等你邓奇吗?现在餐馆里都没客人了,我们在外面聊天呢!

哎,今天真是,彻底给我来了个大考!

 

11点半吃完晚饭,连忙刚好十二点,酒店终于到了。我抖数抖数精神讲起注意事项:

这家酒店住两个晚上。今天已经太晚了,明天早上8点叫醒,八点半早餐,九点出发。至于先去酒窖还是去佛罗伦萨还要和司机商量,看了传真才能定。

大家记着把贵重物品保管好,行李留在房间里就可以了。切记:进酒店到沙发上休息一下,说话声音别太大。意大利的酒店办理入住比较慢,一般最少也需要五分钟。

哎!邓导邓导!

我刚说完,就听见有人急促的招呼他。

邓导,你别介意呀,我们大家刚才吃饭的时候商量了一下,明天可能要换酒店,到市中心去住。

已经凑到面前的李总讲话很礼貌,可邓奇咋听都听不明白:怎么还要换?不是已经说了不换了吗?不换不就是你说的吗?你说的也不算数吗?

换吧!我可以以大家为中心,大家都同意了吗,你们说换就换吧,?

虽然已经觉得索然无味,但我还是在话说出来时来了个大回转,再坚持一天,到罗马咱走人不就是了吗?出了这么大的事故,自己讲了这么多,还有心思换酒店吗?

邓导,你可别不高兴。本来,说好不换酒店的,但是大家想想两天都住在佛罗伦萨外面,实在无法接受。

我没事,并且也能理解,大家如果都同意换那就换吧!

还有,我们还要研究一下,酒窖还要不要去不去?

酒窖?酒窖还需要研究吗?

我几乎要大声高喊了,这不等于还要往说话不算数的方向研究下去吗?

说话间,饭店到了,司机按动了开门按钮不能再等了。

我提醒大家一下,酒窖是在大家一致同意的情况下为大家预约的呀?

我尽量吧话调放平稳一些。

不、不,酒窖我们一定是要去的。

这样吧,大家七嘴八舌的,不能在酒店大厅进行,现在大家就在车上讨论吧。事不大,也不多,大家就抓紧时间,有结果我好通知司机!

行、行、大家快点,别让邓导着急!

李总终于升格为团长了。车上也就真的开锅了—:佛罗伦萨、罗马哪一个重要,酒窖要么就不去了,比萨去不去都可以——七嘴八舌的议论声。

怎么不下车?

新到的司机MOLO一脸困惑。我笑了,告诉他大家有事要商量一下。

MOLO、MOLO,一个团到了酒店坏了事,他肯定没见过。

不过,让他也长点见识,总比整个团队在酒店大厅开锅效果要好得多。

 

普通的中国人会搞科研或搞艺术的人有点反感,感觉这些人的思维方式和正常人格格不入,讲话没有条理,两眼只能看到前面看不到别人。一句话,光知道低头拉车,不知道看路。过去,这些搞艺术人在中国当然地被列为下九流之列,生活状况也很糟糕。到了欧洲邓奇才有了更深刻的体会:正是这些人遇事爱较真,往往又发明创造,是社会前进动力创造者。在欧洲这些人一直受到尊重。另外,欧州人的思维方式也和中国不一样,只需往前走,不必两边看。这也是欧洲为什么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。

所以在中国,这一部分人还得难受一段时间。

中国人的一些不规范的东西正在让西方人耻笑。西方流行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少给我来中国人的那一套”。西方人的产品、产权在中国遭遇假冒,盗版,反过来你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在深受其害。人家笑着看中国,你自己也在受害。知识难保护、科技难发展,一个民族在也就难成龙,只配做毛毛虫!

哎呀,不对呀,车上的同志怎么好像还没有停止讨论。车上的讨论依旧在热烈地继续,已经将近20分钟过去了,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。

 

司机MOLO的眼皮明显在打架。我这才意识到此老兄赶了一天的路,严重超时不说,如果他再不休息,明天就没法出车了。

大家的意见统一了没有?

我不得不打断嘈杂的讨论声。

还没有,你再给10分钟好不好?;李总的样子挺可怜的,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。哎呀,我的上帝们哪,你们为了一点点想法纠缠不清,把自己搞得太可怜了!

对不起,我得跟大家说不了。

无论如何,我也不能让这种无休止的争吵进行下去了。

大家对欧洲法律已经比较清楚了。现在问题是如果司机不把车停下来,明天恐怕我们10点前就无法出发了。这样吧,我喜欢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。大家先入住,后讨论。

不就是酒窖不就是去不去,酒店换不换吗?明天早晨告诉我结果就行。

要换酒店的话,大家记着带行李就行,我、司机、领队肯定住在这家酒店的。

好了,大家请下车。

 

以意大利为突出代表的西方式民主绝对是有点过分了。

一个国家100多个党派,充分代表不同阶层的利益。今天大家为了赢得选举结成联盟,明天因为自己的利益受影响而翻脸倒戈,逼得一届政府突然垮台——几乎没有一个总理能干满4年任期。

二战后意大利更换了58届政府,总理们平均任期不到一年。如果只当了几个月的总理也不掉链子,因为有位总理只干了7天。各方面的利益都照顾到了,国家的利益反而没有人管了。国有企业亏损严重,国家财政严重赤字,员工频繁走上街头示威游行---  --- 民主泛滥,不如少一点好!

其实,导游带团也有这方面的问题。整天下达命令,不商量不讨论反而没有问题。一商量,毛病也来了。

每一个团都有实际情况,如果把公务和商务团组当成散客来处理,显然是不正确的。为了搞好服务,我一直主张对公务和商务团组给与更多了的磋商空间,使客人根旅行社的合同中的一些没有涉及但可以解决的想法和要求,尽可能得以实现。

一般说来,这也是旅行社和客人的共同要求——适当增加灵活性。

这个团出现这样的局面是他始料未及的。还好,他宣布下车,大家几乎没有再说话,跟在他的后面一个个无声地下了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